水滴公司拟赴美IPO 赚钱模式羊毛出在猪身上屡受质疑

原创 Kbet365  2020-11-10 16:50 

原标题:水滴公司拟赴美IPO 赚钱模式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屡受质疑

本报记者/李昆昆/李正豪/北京报道

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在2019年就已经高达13.5亿人,但也因其给付额尚不够高,部分情况下,无法完全有效解决大病高额医药费等问题。与此同时,保险行业协会数据显示,商业健康保险在2018年覆盖率尚不足10%。在此背景之下,网络大病筹款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。

水滴公司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。据媒体报道,国内互联网健康保险保障平台水滴公司计划2021年第一季度正式赴美IPO,募资规模预计为5亿美元左右,高盛、美银等将担任联席主承销商。对于水滴公司赴美IPO一事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近日向水滴公司相关业务负责人求证,对方回复称:“不予置评”。

水滴公司号称其已建立“筹款+互助+保险”的生态商业模式。其实,水滴公司已是国内第一大筹款和捐款平台。但记者注意到,从盈利模式上来看,水滴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其实是保险业务,而这种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正是长期以来业内对水滴公司的质疑焦点。

股东阵容明星云集

在今年7月23日,彭博曾报道称水滴公司最快今年年底之前完成上市,IPO估值预计为40亿美元至60亿美元,并正以20亿美元的估值在一级市场中融资2亿美元。

迄今为止,水滴公司的总融资规模超过34亿元人民币,投资方包括腾讯、博裕资本、瑞士再保险集团、IDG资本、高榕资本、真格基金、美团、创新工场等。

水滴公司所谓的 “筹款+互助+保险”的生态商业模式,在业务层面体现在,水滴保险商城与水滴互助组成商业板块,水滴筹与水滴公益组成社会责任板块,两大板块共同构成“事前保障+事后救助”的保险保障体系。

根据水滴公司公开的数据,自成立至今年7月底,水滴公司的筹款金额已经达到了320亿元,其发生捐款的人数已超过3.3亿,共计产生超过10亿人次的捐赠。

在几轮融资背后,腾讯都基本参与其中。对此,腾讯投资与并购部董事总经理余海洋表示,腾讯之所以较早就开始布局水滴,是因为水滴找到了一个互联网和保险较好的结合点。

与腾讯的微保并驾齐驱,水滴公司被外界视为马化腾征战互联网健康保险赛道的两驾马车,在腾讯的“赛马机制”下,水滴公司也得到了腾讯的背书,同时获得更多的资源支持。

与此同时,记者发现,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的微信签名为“科技向善”,与腾讯当下的理念也不谋而合。

靠保险赚钱

水滴公司旗下比较广为人知的产品是“水滴互助”以及“水滴筹”。不过,这两大业务所贡献的利润却非常有限。

水滴保险商城是水滴公司2017年5月推出的互联网保险科技平台,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,累计保障用户数已超过1.2亿,保障家庭数超过6600万,在2020年前两个季度,年化签单保费近60亿元。

一位网络互助平台的内部人士曾告诉本报记者,互助业务本身的商业模式并不是特别吸引人,因为平台的收入只来自于管理费,这个业务本身不会赚到太多钱,大公司也瞧不上,所以几年前只有一些创业公司在做网络互助。

“但自从水滴筹、轻松筹把网络互助、筹款加商业健康险的模式跑通以后,很多公司才发现,网络互助本身不赚钱,但是可以通过网络互助获取用户,对用户进行保险意识的激发,然后销售商业健康险来赚钱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今年2月份,因为疫情的影响,沈鹏曾在内部信中指出:“未来一段时间,资本市场会变得更冷,要么我们加速实现公司盈利,要么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艰难地融资,否则只有倒下。”

据水滴保险商城总经理杨光日前透露,今年水滴保险商城的年化签单保费有望突破140亿元,较2019年实现一倍以上增长,实收保费有望达到60亿元,与2019年相比实现300%的增长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行业内的其他玩家如轻松筹也有过启动上市的消息,“但不知道他们的业务体量,也不了解有没有投行愿意接他们的项目。”该人士称。

“每个行业竞争都有这样的马太效应,水滴公司发展得快说明找对了方法,只要坚持做下去会越来越好,友商发展得慢,可能是没有找对方法,如果沿着错误的方向,用错误的方式坚持做下去,差距就越来越大。他们刚起步,而且场景和健康保险保障并不是很贴合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竞争激烈

根据国泰君安的预测,到2020年,中国的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。这个千亿级别的市场让各方垂涎,因此在轻松筹、水滴筹身后,夸克联盟、斑马社、17互助、同心互助、众托帮、360大病筹、美团互助等上百家网络互助平台陆续横空出世。

作为美团曾经的第10号员工,在水滴获得美团的投资后,沈鹏也曾频频表达对美团CEO王兴的感谢。不过随着美团涉足网络互助领域,和水滴公司也在明争暗斗。

一位互助平台的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:“目前在互联网健康险经纪平台(不算各家保险公司)这个领域,蚂蚁保险是最大的,水滴公司的体量目前比蚂蚁集团要小。”

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,通过提供网络互助这项服务,能够留住足够多的用户,后续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。另外,这项服务本身是利他人、利社会的事情,对于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,以及增强企业声誉都有正向作用。

而业界的共识是,进入存量竞争时代后,巨头都把网络互助模式当作低成本流量的入口,然后再通过给用户推荐相关的健康产品来变现。比如,水滴公司创始人沈鹏就曾经透露,当时每个用户的获客成本只有两块多钱。

全球知名市场研究机构凯度(Kantar)近期发布的业内首份《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行业洞察报告》显示,以筹款定义,水滴公司的市场份额已达到67%;以捐款定义,水滴公司的份额也超过了六成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iweischoolsignup.com/159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Kbet365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