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赞臣或涉3300万高管贪腐,这家百年外资乳企如何回应?

原创 Kbet365  2021-02-09 13:11 

美赞臣或涉3300万高管贪腐,这家百年外资乳企如何回应?

来源:快消

文|  刘亚丹

新生儿出生率的再次下降、国产奶粉的逐渐强势,让外资奶粉的生存环境变得严峻起来。如果还存在内部贪腐,那这家公司的未来会怎样呢?

01

或涉高管贪腐

据广视新闻2020年12月11日报道,广州黄埔区一家知名品牌营养品公司的高管利用职务便利,勾结成团敛财。

该案,由前述营养品公司报案,警方立案后,黄埔警方迅速破案。涉及该公司一部门副总监、相关的劳务派遣公司、以及另一名高管,涉案资金达3300万元(详见文末)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起案件中的知名营养品公司或为奶粉企业美赞臣。

“这是美赞臣的办公室,当时警方直接从办公室带走的人。”通过流出的办案照片,一知情人士告诉快消君。

快消君也曾联系美赞臣方面核实此事,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:“目前该事件还未公开,如有需要,应该询问黄埔区公安局”。

有业内人士称,该案中的关键人物周某,2013年曾因为经济问题被美赞臣辞退,但事后不知为何又回到美赞臣。而彼时周某主要负责公司的会员业务。因为,美赞臣对会员有很多礼品赠送,周某则拦截了部分赠品,对美赞臣和会员两边做了瞒报。

公开信息显示,美赞臣营养品公司创立于1905年,创始人为爱德华 · 美赞臣,公司总部位于美国伊利诺斯州的格伦维尤。1993年,美赞臣在中国设立生产基地,成为第一批植根中国的外国乳品企业。

2017年,美赞臣因被杜蕾斯母公司利洁时收购而出圈“奶粉界”。

快消君梳理发现,除了内部贪腐,美赞臣和部分乳企一样,公司本身还做了不少行贿的事儿。

2015年,根据美国SEC调查报告显示,美赞臣在2008年—2013年,有207万美元用在了不正当支付上面,对象是中国公立医院的保健专业人士。而这些不正当的支付让美赞臣从中获得了777万美元的利润。

对此,美赞臣公司并没有对涉嫌违法或违反商业道德的行为道歉。彼时,其“拍钱了事”的态度遭到舆论的一致指责,并且引发大规模高管离职和销量下滑。

更早一些的2011年,据媒体公开报道,美赞臣公司在湖南利用非正常手段,打通医疗机构关系,抢占市场。简单说,就是利用与医疗单位合作、或者单独进入的方式,在医院中对待产孕妇和产妇进行宣传,以此来影响产妇喂养奶粉的观念以及销售,最终占领这部分人群的消费市场。

工商部门对一些医院的调查发现,在长沙乃至湖南全省的多数医疗机构中都存在这类现象,这种操作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。

当然,这类事件在业内也算是公开的秘密。“就是抢第一口奶,一般奶粉企业会与医院合作,所以,你会看到,某些妇幼医院只会摆放某一个品牌的奶粉。”前述业内人士透露。

2019年,利洁时迎来新CEO Laxman Narasimhan,而就在其履新的第一天,他选择在该集团的全球第二大市场——中国开启他的CEO之旅。业内人士分析,Laxman Narasimhan是印度人,对于费用的细节把控比较严格,反腐决心较大。这对有贪腐、贿赂问题的美赞臣来说,或许会是不一样的转折点。

而上述3300万贪腐案,也是由该公司主动报警、才最终浮出水面;另外,以司法途径解决内部贪腐,也反映出其自查的决心。

然而,该案涉及的“作案时间”长达4年,也在一定程度说明,内部反腐的“不容易”。

02

式微的“美赞臣”

如果内部贪腐属实,再加上已被证实的行贿过往,美赞臣的“内忧”则被揭开。可事实上,随之而来的,还有“外患”。

近两年,外资奶粉在中国市场普遍呈现颓势。对于排名靠前的外资奶粉品牌之一的美赞臣来说,也同样面临挑战。

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告诉快消君:“美赞臣整体来说是下滑了、但幅度不是很大,下滑幅度最大的是惠氏、雅培,还有美素佳儿。2020年,疫情造成的人口出生率下降幅度很大。最新公安部统计的数据显示,以疫情为主因造成的出生人口下滑人数在1005万人,一二线下滑幅度更大。”

目前,美赞臣在国内市场主要有三个系列的奶粉:安儿宝A+、铂睿和蓝臻。

利洁时2020年第三季报财报显示,该季度美赞臣所在的婴幼儿营养版块(IFCN)与去年同期相比没有变化,与上半年相比有所改善。

“在中国大陆,尽管市场竞争激烈,我们仍然在跨国同行中保持份额。我们力图改善经营业绩,同时,大中华区业务仍然是集团的重点领域。”利洁时2020年第三季报财报显示。

而在2020年一季度,以美赞臣为主的利洁时大中华区奶粉业务缓慢开局,美赞臣所在的婴幼儿营养品业务收入为7.46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65.80亿元)。而奶粉所属的健康部门收入则为21.89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193.10亿元),同比增长13.6%。

在当时的在业绩会议上,Laxman 向分析师说道:“与一年前相比,经由香港地区的贸易更为疲软了。这反映出持续动荡和疫情对跨境交通来往的重大影响。若非这些影响,中国婴幼儿营养品业务本可以取得鼓舞人心的增长,这得益于内地市场积极的消费需求。”

美赞臣旗下品牌“蓝臻”已被Laxman 视为助推超高端转型的一大“武器”。在目前的奶粉市场上,“蓝臻”面临着惠氏铂臻、A2至初系列等多家进口高端奶粉的竞争。

Laxman也曾公开透露,无论是产品占比及市场份额,美赞臣旗下超高端品牌“蓝臻”的占比都在逐步提高。他引用尼尔森数据称:“在2019年第一季度,蓝臻在我们组合中的(销售额)占比为30%。到2020年第一季度,这个数字达到46%左右。因此,我们的超高端产品将持续增长。”

宋亮认为:“蓝臻,在整个高端奶粉领域,还属于排头兵。从其动销情况来看,它在2020年确实受到了很大影响,但还是有所增长的。蓝臻属于美赞臣的高毛利产品,这个产品在市场上还是有一帮铁粉的。所以,业绩虽有所调整,但保持增长是没问题的。”

此外,美赞臣在电商业务、低线城市都有相关应时的布局,并且持续专注研发。这些策略也助益其抵抗外资奶粉的下滑浪潮。

虽然,当下的美赞臣经营状况尚可,但如若前述的贪腐问题、行贿行为仍然存在,那美赞臣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就必受其累。而日渐强势的国产奶粉会对美赞臣构成多大的威胁、Laxman的反腐决心到底有多决绝……一切,还有待观望。

TIPS:

本次3300万高管贪腐案,具体情况:

2020年1月,广州一家知名品牌营养品公司,向广州黄浦区警方报案,怀疑公司有人虚报员工信息冒领工资。警方调查发现,公司一名部门运营经理和部门主管很有可疑。

随后,办案民警发现,该公司某部门副总监周某(女,48岁)与案件相关劳务派遣公司存在异常往来。据广州黄埔区公安经侦大队专案组调查发现,在该公司与劳务派遣公司的合作项目招投标过程中,周某利用高管身份,暗箱操作促成中标事宜。劳务派遣公司中标后,按约定向周某返还项目提成费。长达4年的“合作”时间里,周某伙同外公司人员罗某(男,42岁),共收取劳务派遣公司1500多万元。

同时,周某还伙同姚某利用两人公司高管职务之便,虚构合同,将公司部分服务项目承包交给两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后又将相关项目转交由犯罪嫌疑人温某实际控制的3家广告有限公司承办,从中牟取利益,侵占公司资金约1800多万元。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iweischoolsignup.com/348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Kbet365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